“老谍豪”入川记_东方_论坛_天涯社区

“老谍豪”入川记_东方_论坛_天涯社区

2018-10-27 00:48

  1?? “少不入川”,打小时候起就这么听说了。那时候,少不更事,更是没有什么文化,于是“半精半昂”地也就不去深究其含义,只是从字面上去理解:年少时不要进入四川。以为是什么警告的话,也就听从了劝诫。无论后来怎么听说、怎么看到,那些个四川的美景、美食,甚至是美女,也都老老实实的、不敢贸然动心动念的想着“进川”。就这样,我们这四个海南“老谍豪”,一直傻傻的等到一共将近250岁的时候,才开始把“入川”这件事摆上“议事日程”。??

  无奈各自居住在不同的地方,只好组建了一个“成都自助游”微信群这样的临时“国际组织”来讨论。??方便之余也有诸多的纠缠不清。前前后后流失了大约十来天的“美好时光”,才确定了人员、时间、方式等等。最终,选择避开黄金周,于10月9日着手网上购买机票、动车票和酒店预订事宜。10日上午,分两路人马,分别从三亚和东方乘坐动车,自西、南两个方向“合围”美兰机场,然后直飞成都进入四川。
   ?? 在海口美兰机场汇合后登机 ?? 起飞前机舱情景 ?? 空中鸟瞰海口

  2??搭乘国航HU7033航班,比预定时间提前降落双流机场。走出国内到达大厅,呼叫老朋友“滴滴”接机,把我们直接送到春熙路附近下榻的酒店。时间衔接得很流畅,也很享受,可是,也被狠狠地砍了70多块。我的妈呀,说好的“老朋友”呢???

  一下车,还没进入酒店,一眼望去,路边熙熙攘攘地坐成一排在喝茶吃小吃。难道成都也有“老爸茶”???仔细一看,原来是吃饭的人在等位啊!怎么这么恐怖?不就是吃个饭吗?派出“侦察兵”才知道,这是个“到成都必吃排行榜第一名”的一家店呢!好啊,运气来了,口福来了,挡都挡不住啊!于是,立马去取号。嘿,还有黑科技的操作呢:扫码关注后,微信通知你,无需傻等。

  享受智能科技的便利,我们放心地走进酒店办好入住手续,到房间作稍事休息,静待召唤。期间不断地刷号,从开始的“你的前面还有30桌”,到大概半个小时以后的18桌,任凭你怎么勤快地刷,始终只是这么个吉祥数字。吉祥个屁啊!你可知道,这一天,我们最后一餐那可是飞机餐啊,赢彩心水论坛高手之家!你是想要这四个饥肠辘辘的“老谍豪”出现低血糖症状吗???

  为了续命,这黑科技咱不要也罢了,下楼去现场等候吧!怎么说,还有免费的小吃垫一下肚子呢!问了店员说是网络出了问题。但还是一直等到9点仍然吃不上饭,可单单吃小吃都差不多饱了啊!是不是误听我们的口音是东南亚来的?再怎么不济,那也是“老外”呀!国人不是有跪舔“老外”的“优良传统”的吗?怎么就把我们几个“东南亚外宾”扔在路边“凉凉”了???几经“外交干涉”,终于在将近10点时,安排我们吃上了晚饭。

  吃的是“谭鸭血老火锅”。俗话说:“四川人不怕辣,湖南人怕不辣,贵州人辣不怕。”可是,如假包换的在四川成都吃了这第一餐正宗四川美食后,我们却有了新的见识。从另外的角度去看待辣的问题,那我们海南的辣椒才真正叫辣。作为四川美食,必吃排行榜第一名,它的辣、它的价,我们都能“闲闲”接受。

  就着美食,喝着“歪嘴”,不知不觉已是11点后的深夜。

  “入川”第一天即将过去的时候,我不由想起此文第一句“少不入川”来。从机场到酒店,从打车到吃饭,无论男女,无论老少,观察到的,也都是“不做不得吃”啊!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倒认为更应该说“少不入琼”啊!四川乃天府之国,天下人都认了,当然我也认了。我想说的是,海南人特“懒”,这几乎是现在大陆人上岛后的感慨。所谓“懒”,盖因其生存条件太过于优越了。即便是现代社会,你只要愿意隐居深山,即使刀耕火种,你也能靠天吃饱饭的。所以,海南人常常牛逼地说,海南的土地,就是插上一根筷子,也能长出一片竹林来!当然,这是一种修辞手法,当不得真啊!??

  于是,我想:人,在哪出生是没得选了,可要过怎样的生活,那是要自己选的呀!
   ?? 飞临成都上空 ?? 终于
  踏上成都机场停机坪
  波音323啊
  却有走下战斗机的赶脚
  总算“入川”了
   ?? 你是排行榜第一店
  我们是成都第一餐

  3??第二天,睡到自然醒。按计划用一天时间,逛逛锦里、宽窄巷子,体验成都的慢生活;探访武侯祠、杜甫草堂,验证蜀国的历史文化。

  第一站:武侯祠,面积不大,用时不长。令我较长时间驻足品味的,是那块“唐碑”。那可是原汁原味的哦!我们当中有两位书法爱好者,我壮着胆子班门弄斧地点评了一番。说什么我特别欣赏其书法啊!同时,也特别赞叹工匠的镌刻啊!然后高谈阔论道:书法好,但没有镌刻者的心领神会和匠心独运,也会失色颇多什么的。

  也不知道他们听没听,就走到对面的“明碑”。我一看,那简直是不比不知道了。于是,我再度返回“唐碑”,仔细阅读了介绍,谨录如下:唐碑,唐元和四年(公元809)刻立。全名《蜀丞相诸葛武侯祠堂碑》。唐代名相裴度撰文,著名书法家柳公绰(柳公权之兄)书写,名匠鲁健镌刻。其文章、书法和镌刻极为精湛,被誉为“三绝碑”。

  对,绝对的“精湛”!

  这,让我不由自主地感慨起来:自古以来,上至帝王将相,下到黎民百姓,无不追求长生不老。当然啦,这都是在扯七八蛋的瞎忙乎啦。虽然看过的古老遗存相当有限,但是,我还是领会到石刻文字才是长生不老这个道理。石头本无生命,有了附体的文字,即便是与我们相差千年万年,只要有缘相遇,后人一般都能感受其魅力。难道这不就是一种生命的长生不老吗?
   ??武侯祠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